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

中新社北京10月16日电
最新一期《求是》杂志(2018年第20期)刊登题为《交融共存是新疆地区宗教关系的主流》的文章指出,新疆历来是多民族聚居和多种宗教信仰并存的地区,一教或两教为主、多教并存是新疆宗教格局的历史特点,交融共存是新疆宗教关系的主流。

新华社北京3月18日电国务院新闻办公室18日发表《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白皮书。全文如下:

文章作者为新疆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研究员马品彦和新疆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党委书记、教授祖力亚提·司马义。

新疆的反恐、去极端化斗争与人权保障

文章指出,多种宗教交融并存是新疆宗教发展演变的基本特点。新疆地处中国西北、亚洲腹地,自古以来就是东西方经济、文化交流的重要通道和枢纽,也是各种宗教传播和汇聚之地。

中华人民共和国

回顾自原始社会开始,新疆地区产生过萨满教,并有袄教、佛教、道教、摩尼教和景教以及伊斯兰教等一些东西方宗教沿着丝绸之路陆续传入;至16世纪初,形成以伊斯兰教为主要宗教、多种宗教并存的格局。该文指出,“三股势力”否认新疆自古以来多种宗教并存的历史,鼓吹宗教极端思想,蛊惑信教群众,实质是打着宗教的幌子进行渗透破坏、煽动暴力恐怖活动。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文章指出,多种宗教和谐共处、交融共存是新疆地区宗教关系的主流。在新疆地区宗教发展演变史上,曾经出现过宗教战争或教派冲突,对经济社会造成严重破坏,给各族人民带来深重苦难,使人们失去信仰自由。但在历史发展的长河中,这些战争或冲突是相对短暂的,从来没有改变过新疆地区多种宗教并存的格局,也从来没有改变过多种宗教吸收融合、平和包容的关系。近年来,宗教极端势力极力否定新疆宗教交融共存的历史,其目的就是企图利用宗教煽动、蛊惑、蒙蔽信教群众,排斥其他宗教,造成“一教独大”的局面。

目录

分析史料,作者指出,维吾尔族先民一直信仰多种宗教,改信伊斯兰教是多重历史因素作用的结果。维吾尔族先民最初信仰的是原始宗教和萨满教,后来相继信仰过祆教、佛教、摩尼教、景教和伊斯兰教等。维吾尔族信仰伊斯兰教,不是当时民众主动改信,也不是民族分裂势力鼓吹的所谓“伊斯兰教比佛教具有振奋战斗力的作用”,而是统治阶级强制推行的结果。事实表明,伊斯兰教既不是维吾尔族人“天生信仰”的宗教,也不是“唯一信仰”的宗教。直到今天,仍有一些维吾尔族群众信奉其他宗教或不信仰宗教。

前言

文章认为,促进宗教关系和谐是新疆稳定繁荣的历史经验。宗教关系和谐对新疆经济社会的稳定与发展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历史经验表明,只有宗教关系和谐,新疆的社会稳定和经济繁荣才有基础和保障。

一、新疆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文章指出,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宗教极端思想进入新疆并不断蔓延,成为新疆暴力恐怖活动多发频发的思想根源。需要厘清的是,在新疆,宗教极端思想打的是伊斯兰教的旗号,但其并不是伊斯兰教,与伊斯兰教有着本质区别。宗教极端思想披着宗教外衣,打着宗教旗号,宣扬“神权政治论”“宗教至上论”“异教徒论”“圣战论”等极端思想和反动主张,鼓吹暴力恐怖活动,企图利用宗教制造民族分裂和煽动暴力恐怖活动,这同伊斯兰教倡导的爱国、和平、团结、中道、宽容、善行的教义是完全背道而驰的。因此,宗教极端思想不是宗教,其本质是反人类、反社会、反文明、反宗教的异端邪说。防范和打击宗教极端势力,不是打击宗教,更不是消灭宗教,而是铲除滋生宗教极端思想的土壤,更好地维护宗教和睦与社会和谐,保障公民宗教信仰自由权利。

二、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在新疆的由来

作者认为,应坚持中国宗教中国化方向,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要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引领、用中华文化浸润中国各种宗教,支持宗教界深入挖掘教义教规中有利于社会和谐、时代进步、健康文明的内容,对教义教规作出符合中国社会发展进步要求、符合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价值的阐释,努力把宗教教义同中华文化相融合,教育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弘扬中华民族优良传统,努力为促进经济发展、社会和谐、文化繁荣、民族团结、祖国统一服务。

三、暴力恐怖和宗教极端行为严重践踏人权

四、依法严厉打击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

五、坚持把预防性反恐放在第一位

六、探索出反恐、去极端化的有益经验

七、积极参与反恐国际交流与合作

结束语

前言

恐怖主义是人类社会的公敌,是国际社会共同打击的对象。恐怖势力通过暴力、破坏、恐吓等手段,肆意践踏人权、戕害无辜生命、危害公共安全、制造社会恐慌,严重威胁世界和平与安宁。极端主义思想的渗透与蔓延极易催生暴力恐怖行为,对人们享有各项人权直接构成威胁。中国政府反对一切形式的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对任何宣扬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组织策划实施恐怖活动,侵犯公民人权的行为,依法严厉打击。

展开剩余88%

一段时间以来,中国新疆地区深受民族分裂势力、宗教极端势力、暴力恐怖势力(以下简称“三股势力”)的叠加影响,恐怖袭击事件频繁发生,对各族人民生命财产安全造成极大危害,严重践踏了人类尊严。面对恐怖主义、极端主义的现实威胁,新疆采取果断措施,依法开展反恐怖主义和去极端化斗争,有效遏制了恐怖活动多发频发势头,最大限度保障了各族人民群众的生存权、发展权等基本权利。

中国是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是中国的宪法原则。中国新疆的反恐怖主义和去极端化斗争,是国际社会反恐怖斗争的重要组成部分,完全符合联合国打击恐怖主义、维护基本人权的宗旨和原则。

一、新疆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新疆地处中国西北,位于亚欧大陆腹地,面积166万多平方公里,与蒙古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8个国家接壤。新疆自古就是多民族聚居、多文化交汇、多宗教并存的地区,是东西方文明交流的重要通道,著名的“丝绸之路”在此将古代中国与世界联系起来。在悠久的历史进程中,各民族交往、交流、交融,共居、共学、共事、共乐,和睦相处、和衷共济、和谐发展。

新疆自古就是中国领土。包括新疆天山南北的广大地区古称西域,早在先秦时期就同中原地区保持着密切联系。随着秦、汉两个统一的封建王朝的建立,多民族大一统成为中国历史发展的主脉,新疆地区始终在中国统一多民族国家格局下发展。公元前60年,西汉在新疆地区设立西域都护府,标志着新疆地区正式纳入中国版图。公元123年,东汉改西域都护府为西域长史府,继续行使管理西域的职权。三国曹魏政权继承汉制,在西域设戊己校尉。西晋在西域设置西域长史和戊己校尉管理军政事务。隋代,结束了中原长期割据状态,扩大了郡县制在西域的范围。唐代,中央政权对西域的管理大为加强,先后设置安西大都护府和北庭大都护府统辖天山南北,于阗王国自称唐朝宗属,随唐朝国姓李。宋代,西域地方政权与宋朝保持着朝贡关系,高昌回鹘尊中朝为舅,自称西州外甥。喀喇汗王朝多次派使臣向宋朝朝贡。元代,设北庭都元帅府、宣慰司等管理军政事务,加强了对西域的管辖。明代,中央政权设立哈密卫作为管理西域事务的机构。清代,清政府平定准噶尔叛乱,中国西北边界得以确定。此后,对新疆地区实行了更加系统的治理政策。1762年设立伊犁将军,实行军政合一的军府体制;1884年在新疆地区建省。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新疆和平解放。1955年成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新疆经济社会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进入历史上最好的繁荣发展时期。尽管新疆地区历史上曾出现过一些王朝、汗国,但它们都是中国疆域内的地方政权形式,都是中国的一部分,从来不是独立国家。新疆是中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容置疑。

新疆地区历来是多民族聚居地区。从古至今,新疆地区一直生活着很多民族,各民族迁徙往来频繁。最早开发新疆的是春秋战国时期生活在天山南北的塞人、月氏人、乌孙人、羌人、龟兹人、焉耆人、于阗人、疏勒人、莎车人、楼兰人、车师人等。秦汉时期的匈奴人、汉人、羌人,魏晋南北朝时期的鲜卑、柔然、高车、嚈哒、吐谷浑,隋唐时期的突厥、吐蕃、回纥,宋辽金时期的契丹,元明清时期的蒙古、女真、党项、哈萨克、柯尔克孜、满、锡伯、达斡尔、回、乌孜别克、塔塔尔族等,每个历史时期都有不同民族的大量人口进出新疆地区,都是新疆的共同开拓者。至19世纪末,已有维吾尔、汉、哈萨克、蒙古、回、柯尔克孜、满、锡伯、塔吉克、达斡尔、乌孜别克、塔塔尔、俄罗斯共13个主要民族定居新疆,形成维吾尔族人口居多、多民族聚居分布的格局。新疆地区既是新疆各民族的家园,更是中华民族共同家园的组成部分。

维吾尔族是经过长期迁徙、民族融合形成的,不是突厥人后裔。维吾尔族先民的主体是隋唐时期活动在蒙古高原的回纥人,曾经有乌护、乌纥、袁纥、韦纥、回纥等多种译名。当时,为了反抗突厥的压迫和奴役,回纥联合铁勒诸部中的仆固、同罗等部组成了回纥部落联盟。744年,统一了回纥各部的首领骨力裴罗受唐朝册封。788年,回纥统治者上书唐朝,自请改为“回鹘”。840年,回鹘汗国被攻破,回鹘人除一部分迁入内地同汉人融合外,其余分为三支:一支迁往吐鲁番盆地和今天的吉木萨尔地区,建立了高昌回鹘王国;一支迁往河西走廊,与当地诸族交往融合,形成裕固族;一支迁往帕米尔以西,分布在中亚至今喀什一带,与葛逻禄、样磨等部族一起建立了喀喇汗王朝,并相继融合了吐鲁番盆地的汉人、塔里木盆地的焉耆人、龟兹人、于阗人、疏勒人等,构成近代维吾尔族的主体。元代,维吾尔族先民在汉语中又称“畏兀儿”。元明时期,新疆地区各民族进一步融合,蒙古人尤其是察合台汗国的蒙古人基本和畏兀儿人融为一体,为畏兀儿补充了新鲜血液。1934年,新疆省发布政府令,决定统一使用“维吾尔”作为汉文规范称谓,意为维护你我团结,首次准确表达了“Uyghur”名称的本意。

新疆地区各民族文化是中华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早在先秦时期,新疆地区就与中原地区展开了密切交流。考古证实,新疆地区出土的彩陶就受到中原地区仰韶文化的影响,在河南安阳的商代妇好墓中,陪葬了大量新疆和田玉制成的器物。西汉统一新疆地区后,汉语成为当地官府文书中的通用语之一,中原地区的农业生产技术、礼仪制度、书籍、音乐舞蹈等在新疆地区广泛传播。与此同时,琵琶、羌笛等乐器也由新疆地区或者通过新疆地区传入中原地区,对中原地区音乐产生重大影响。中华文化宝库中,就包括维吾尔族十二木卡姆艺术、哈萨克族阿依特斯艺术、柯尔克孜族史诗《玛纳斯》、蒙古族史诗《江格尔》等各民族的文化瑰宝。不可否认,新疆地区文化受到伊斯兰文化影响,但这既没有改变新疆地区文化属于中华文明的特质和走向,也没有改变新疆地区文化属于中华文化一部分的客观事实。增强中华文化认同是新疆各民族文化繁荣发展之魂,只有把中华文化作为情感依托、心灵归宿和精神家园,才能促进新疆各民族文化的繁荣发展。

新疆地区历来是多种宗教并存的地区。在原始社会,新疆地区的居民就产生了原始宗教观念,并逐步形成了萨满教。公元前4世纪以前,新疆地区流行的是原始宗教。从公元前4世纪起,盛行于东西方的一些宗教沿着丝绸之路陆续传入新疆地区。最先传入的是祆教。大约在公元前1世纪,佛教传入新疆地区,逐渐成为占主导地位的宗教,形成以佛教为主、多种宗教并存格局,并先后形成了于阗、疏勒、龟兹、高昌等著名佛教中心。公元4世纪至10世纪,佛教进入鼎盛时期。同期,祆教流行于新疆各地,吐鲁番地区尤为盛行。5世纪前后,道教传入新疆,主要盛行于吐鲁番、哈密等地,至清代传播到新疆大部分地区并一度复兴。6世纪,摩尼教和景教相继传入新疆。10世纪至14世纪,景教随着许多地方回鹘等民族改信而逐步兴盛。9世纪末10世纪初,伊斯兰教传入新疆南部,新疆原有宗教格局再次发生变化。喀喇汗王朝在接受伊斯兰教后,于10世纪中叶向信仰佛教的于阗王国发动了40余年的宗教战争,11世纪初攻灭于阗,将伊斯兰教强制推行到这一地区,形成了南疆以伊斯兰教为主、北疆以佛教为主,伊斯兰教与佛教并立的格局。14世纪中叶,东察合台汗国统治者以战争等强制手段,将伊斯兰教逐渐推行到塔里木盆地北缘、吐鲁番盆地和哈密一带。至16世纪初,新疆地区形成了以伊斯兰教为主、多种宗教并存的格局。18世纪开始,基督教、天主教、东正教相继传入新疆地区。以伊斯兰教为主、多种宗教并存的格局一直延续至今。由此可见,一教或两教为主、多教并存是新疆宗教格局的历史特点,交融共存是新疆宗教关系的主流。伊斯兰教既不是维吾尔族等民族天生信仰的宗教,也不是其唯一信仰的宗教。直到今天,仍有不少群众不信仰宗教或信仰其他宗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