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税务制度改正革来了,赶紧对照你是增加税收依旧减税

  据央视《面对面》报道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昨天接受采访时说,他建议将反映贫富差距的基尼指数写进十二五规划。
  “收入分配核心是不能让富的更富穷的更穷”
  基尼系数是国际上常用的一种收入差距的测量指标,数值在0~1之间。按照国际通常标准,基尼系数在0.3以下为最佳的平均状态,在0.3~0.4之间为正常状态,超过0.4为警戒状态,达到0.6则属于危险状态。来自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从2000年开始,我国的基尼系数已越过0.4的警戒线,2006年升至0.49。
  作为咨询专家,杨宜勇多次参与讨论《收入分配指导意见》的起草工作。有关中国分配制度改革方案的研究,早在2004年已经启动,而且2007年至2009年间,前后举行了6次征求意见讨论会。据杨宜勇介绍,收入分配改革方案核心应该是“不能让富的再富,穷的再穷”。
  “工会主席可能从工人处拿工资”
  杨宜勇说,联合国约有190多个国家,在有完整的统计数据的150个国家中,基尼系数超过0.49的不超过10个,中国是其中的一个。排名前十的除了中国外,其他国家就是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一些国家。
  杨宜勇认为,收入分配改革不能再拖,“与其是一个被动的解决问题的办法,还不如说主动出击”。
  杨宜勇认为,对基尼系数贡献最大的是城乡差距,造成这个问题最核心的因素是劳动力没有自由流动,如果解决这个问题,就能同工同酬。
  据杨宜勇介绍,在发达国家,工资一般会占企业运营成本50%左右,而在中国则不到10%。现在国外都是集体谈判的工资,不光是集体谈判,还采用了一种共享工资机制。而在中国,工人没有参与企业的管理。
  杨宜勇认为,行业协会就是把企业主的利益集中在一起,企业主和工人代表在一起谈判,找一个中间的平衡点,并不是说非要把企业谈黄,也不能把老板谈走。
  杨宜勇介绍,全总在加紧研究,一个是让工人选出工会,二是工会主席可能以后不是从企业拿钱,要从工人处拿钱。
  “以家庭征收个税可能有益于低收入者”
  据统计,2008年,在我国个人所得税中,中低收入阶层的纳税额占税收总额的65%以上,而高收入者的纳税额占税收总额只有30%左右,一些高收入者往往成为逃税的大户。
  杨宜勇认为,个人所得税起征点的调和不调,都不叫改革,因为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怎么调,都有它约定俗成的东西,都有规制。
  杨宜勇认为,个税从过去的分向征收向综合征收,这样可能才叫改革。综合征收是指以一家人为单位计算征收。比如一个穷人家只有一个人工作,一个人按照3000块钱要纳税。但按三个人算,他将来就可以纳更少的税或者不纳税。
  杨宜勇认为,应该通过体制改革和制度建设,改变“分蛋糕”的方式,让居民吃到更多的“蛋糕”。
  杨宜勇反对依靠诸如有钱人作慈善等第三次分配解决贫富差距问题,也反对回到平均主义。杨宜勇给出的步骤是:“十二五”基尼系数停止扩大,2020年缩小一点,然后到2030年大规模缩减。

近期个人所得税制度改革再度成为热点。10月份,国务院印发《关于激活重点群体活力带动城乡居民增收的实施意见》,意见要求进一步减轻中低以下收入者税收负担,发挥收入调节功能,适当加大对高收入者的税收调节力度。11月上旬,财政部单独设立个人所得税处。上述信号被媒体和业内人士解读为个税改革加快推进的信号。下面问题来了:我国现行的个人所得税制度是何种制度?这个制度有何缺陷?个人所得税制度改革的方向又是什么?

简析我国个人所得税制度

金沙国际官网,【税制】个人所得税制度较为复杂,涉及细节众多,本文主要介绍我国个人所得税制度中的三个核心要素:税制、税率、扣除项。先来看看税制,个人所得税按税制设计及其征收方式可分为综合税制、分类税制以及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税制三种类型。目前,我国个人所得税采取的税制是分类税制——将个人各种来源不同、性质各异的所得进行分类,分别扣除不同的费用,适用不同的税率课税。我国个人所得税的征税项目包括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财产转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企事业单位承包经营、承租经营所得,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偶然所得及经国务院财政部门确定征税的其他所得在内的十一大类项目,不同项目采用不同的征收办法。

【税率】我国个人所得税率采用超额累进税率与比例税率相结合的方式征收。其中,工资、薪金所得,企事业单位承包经营、承租经营所得,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采用超额累进税率,工资、薪金所得与后两者的累进级数和级距存在差异。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特许权使用费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偶然所得,其他所得采取比例税率,税率统一为应纳税所得额的20%(参见下图)。

金沙国际官网 1

【扣除项】我国个人所得税扣除项主要包括四类:税前扣除、免税项、减征项、其他扣除。税前扣除是指缴纳个税前享有的减除额度。如工资薪金所得税前扣除3500元,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每一纳税年度的收入总额减除成本、费用以及损失后的余额,为应纳税所得额(参见下图)。

金沙国际官网 2

免税项是指部分不需要缴纳个税的项目,包括国债和国家发行的金融债券利息,福利费、抚恤金、救济金,军人的转业费、复员费等10个项目。减征项是税法规定:残疾、孤老人员和烈属的所得,因严重自然灾害造成重大损失的,其他经国务院财政部门批准减税等三种特殊情形,经批准可减征个人所得税。

除上述情形外,税法还规定了个税的一些其他扣除。如:对于教育事业和其他公益事业捐赠的部分可在应纳税所得中扣除,对于个人境外所得可酌情扣除已在境外缴纳个税的税额等。以一名月收入5000元的市民A为例(除去五险一金),按照3500元的个税起征点。其应纳税所得额为5000-3500=1500元,在没有捐赠的情况下,他应缴纳所得额税收为1500*3%=45元。如有公益性捐赠300元,其应缴纳所得额就会变为1500-300=1200元,税收也相应改变为1200*3%=36元。假如A的捐赠金额为500元超过了其应缴纳所得额的30%(即1500*30%=450元),则多出的50元不能享受减免税收政策,即税收为(1500-450)*3%=31.5元。

现行个税制度有三大缺憾

个税改革但凡有任何风吹草动,总能牵动大众的敏感神经。这根神经为何如此敏感?一方面,个人所得税关系到大多数人的利益,个税涉及的纳税人广,且能让大家明显地感受到税负的存在,使其屡屡成为热议对象。另一方面,个税之所以成为许多人关注的焦点,也与当前个税制度的不尽合理和不够完善脱不开关系。那么现行的个税制度存在哪些不完善之处呢?

【现行税制影响贫富差距的调节功能】一般来说,中低收入者的收入来源比较单一,税率固定;而高收入者的收入来源较为多样化,从整体来看,高收入者的纳税率比工薪阶层低,不利于发挥税收作为调节贫富差距工具的功能。举例来说,纳税人A每月收入为3万元,适用25%的超额累进税率,A每月需纳税5620元,其纳税额与收入之比高达18.7%;纳税人B是高收入者,稿酬获得500万元收入,那么按照现行的税制,500万元按照30%的税前扣除和20%的比例税率,最终纳税额为500万元×(1-30%)×20%=70万元,其纳税额与收入之比只有14%,明显低于纳税人A的个税负担。此外,我国个税是以个人为纳税单位,而不是以家庭,这种税制忽略了个人作为家庭成员的责任,也不利于调节收入分配和贫富差距。

【现行税制不利于纳税公平】现行的个税制度下,即使两个纳税人的收入相同,但二者的收入来源、渠道不同,其缴纳的个税也存在较大差别。举例来说,纳税人A和B每月劳动所得均为30000元,但A有工资薪金和稿酬所得两个来源,B则全部来自工资薪金;按照工资薪金和稿酬所得的不同税率计算,A和B每月应缴纳的个税金额分别为3970元和5620元,显然,收入来源较多的纳税者A税负要轻很多。再如,A和B每月劳动所得均为4000元,但A为劳务报酬所得,适用800元的税前扣除+20%的比例税率;而B为工资薪金所得,适用3500元的起征点+超额累进税率;由此得出A和B单月缴纳个税金额分别为640元和15元(参见下图)。在收入相同的情况下,由于收入来源渠道不同,所缴纳的个税金额有较大差距。

金沙国际官网 3

【税收扣除制度存在一定的缺陷】首先,我国的个税采用单一的费用扣除制度,并没有考虑纳税人赡养家庭人口数量、家庭的医疗教育支出等情况,无法准确反映纳税人的真实纳税能力。其次,现行的按照收入来源进行扣除的模式易导致收入来源渠道较多的纳税人少纳税,有损个税调节收入分配的功能。

个税制度改革的三大方向

根据现行的个人所得税制度及其缺陷,结合国务院、财政部的相关表态,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石大龙认为个人所得税制度改革可能主要聚焦以下三点:

【分类和综合征收相结合】一是分类税制向分类与综合相结合的方式转变。分类所得税制虽然具有征管成本较低等优点,但这种税制难以满足税制公平和收入分配调节的需要。国务院、发改委、财政部等部门多次提出要研究“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税改革方案,逐步建立综合与分类相结合的个人所得税制。当前,我国中低收入纳税者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劳动所得,而高收入纳税者的主要收入来源于财产性收入,所以个人所得税制可以将收入分为劳动所得、经营所得、资本所得和其他所得四大类。其中,劳动所得包括工资薪金所得、劳务报酬所得、稿酬所得等;经营所得包括个体工商户生产经营所得、企事业单位承包/承租经营所得;资本所得包括特许权使用费所得、财产租赁所得、财产转让所得、利息/股息/红利所得;偶然所得和其他所得统一归为其他所得。每一类所得适用不同的计税方式,以体现政策倾向和调节收入分配的功能。

【专项扣除亟待完善】二是个税专项扣除项目的细化与完善。当前市场对于个人所得税改革讨论最多的就是税收抵扣的改革,我们认为个税扣除项改革思路可能主要是从专项扣除方面展开,提高起征点的可能性不大。具体来说,教育、医疗、房贷/房租等更多分类支出或将纳入专项抵扣项。未来子女教育支出、医疗支出、赡养老人支出、房租、住房按揭贷款利息等支出都可能纳入抵扣项。

【以家庭为征收单位可期】三是纳税单位调整。我国的个人所得税改革的另一个方向可能是将现行的以个人为纳税单位的税制转变为以家庭为单位进行个税申报的税制。可能的思路是在计算家庭成员收入的基础上,扣除必要的家庭支出项目(如房贷利息、赡养老人、子女教育等支出),以获得家庭的应纳税额。这种改革能避免以个人为纳税单位而造成的不公平。

本轮个税改革的方向不再像以往那样仅提高个税起征点,改革最受关注也是最核心内容之一的专项抵扣已经渐近破题,再教育支出或成为抵扣首选,首套房贷款利率也有望纳入选项。枕头君真心希望改革以后的个税征收能起到调节收入贫富差距的作用,通过此轮改革让个税不再是只有2800万工薪阶层缴纳的工资税。

(文/枕头财经特约 石大龙 苏宁金融研究院研究员)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